搜索: 标题

背景:
阅读详情

沉迷短剧的人 像掉进了杀猪盘

日期:2024年03月19日 10:59 来源:南风窗 作者:佚名


作者 | 南风窗记者 朱秋雨

吧嗒,我像年事已高、不再有用的弹簧一样,松软地瘫在了沙发上,失去了起身的弹力。

这是我寻找小程序短剧粉丝的第五天。在人来人往的天桥,呼吸困难的电梯,没有座位的地铁上,我四处张望,盼望看到有人捧着手机,沉浸在竖屏短剧里。

这个刷新影视从业者对“快”定义的新剧种,2023年创造300亿营收,差点赶上中国电影一年的500亿票房。

寻找的结果显而易见。很遗憾,我在广州的人潮中,在与上班族自带的饭盒碰撞间,成功地迷失了。一位影视制片人告诉我,愿意付费看短剧的人,通常是那些平时生活里很难被注意到的人。

有研究机构提供数据,小程序短剧的主要受众群体是二三线城市的“80后”及年纪更大的人群。其中,愿意为此掏钱的人,往往文化水平相对较低,对电子产品操作并不娴熟。影视圈将这个人群称为“下沉市场”。

如果人们普遍认为,上是褒义词,那么反义词的“下”也自带情感色彩。讲究快和爽的短剧1分钟1集,主角的爱恨情仇充斥整张屏幕,把像我一样陷进沙发、沮丧的人,一一击中,收入囊中。

“下沉”力量的强大一度让从业人士费解。情爱、重生、复仇循环往复,受众持续点击、激情下单,泼天的流量与财富,降临到短视频平台与短剧从业者上。

新的类型激活了,影视就业岗位增加了,我们却很少去问,那些支撑起火热市场、沉迷于竖屏短剧的粉丝,究竟在想什么呢?

01

一半鄙夷,一半沉迷

南方的回南天,雾蒙蒙的。在一个写字楼底下的美食广场,我见到了陈强。

距离回广东清远老家过年还有8天。去年,为了挣春节期间平台奖励的每天300元加班补贴,陈强没回家。

如今,深夜11时,陈强与许多骑手一样,躺在美食广场属于自己的“工位”——电动车上,身体靠着外卖箱,等待着手机提示音响起。

同样的姿势如果出现在法国电影里,那很可能是一个阳光普照的午后,沙滩,红酒,日光浴。

但陈强戴着口罩,头盔系得很紧。他在用他那长长的指甲,反复滑动着面前的两部安卓手机。手机就是他的“红酒瓶”,而里面装的是永远不用让屏幕横过来的竖屏短视频。

接单空隙的骑手靠在电动车上休息

竖屏短剧,就是在过去半年里让他感到最“爽”的视频品类。

他对这个喜好感到有些羞耻。事实上,这是绝大多数人对我表现出来的态度。

“没什么好看的,”陈强形容,“你多刷一些(短剧)就知道,都是一个套路。”

但如果细问他的观剧习惯,矛盾就出现了。过去半年,他刷了几十部短剧。只要一在平台刷到感到精彩的片段,他便忍不住地通过各种渠道(可能是盗版网站,可能是其他用户分享),找到全集。

凌晨结束工作,躺在城中村的出租房,他会用3—4个小时,把找到的短剧一口气看完。

他太能理解为此付费的人,因为短剧“太鸡贼”。一集1分钟,总会停留在打脸、车祸、绑架等激起人多巴胺的精彩之处。每8—15集就到了付费点,也就是主角受伤、反杀、逆袭等命运反转的节点。

一些短剧要续费才能继续观看

“要不是穷,我当然也会给钱续费(看正版全集)。”

他后来又做了比喻:“看短剧就和赌博一样。输钱的时候,你总想继续赌把钱赢回来。”

做了十年家庭主妇的妮妮也是类似,把竖屏短剧形容成“要把脑子放起来看”的东西。她的短视频账号,自2023年10月起,每天都在认真地评论着各类短剧。

背景发生在民国的短剧《少帅与我有情缘》,她在评论区写道:“(镜头)转得好快,接不住啊。”她在短剧《霍先生你的老婆又跑了》下感叹:“(男主)外面是霸道总裁,在家是护妻、宠妻还学下厨的好老公。”

还有排在她最喜欢短剧列表里的《白月光攻略手册》,她沉浸在男主角雪夜跪地求婚的片段,“走不出来,亿看不厌,没有被伤(悲伤)就好了”。

妮妮入坑的契机也是因为偶然刷短视频,被一个剪辑片段打动。花了一晚上,她刷完了人生第一部短剧。剧名很悲情,《听说爱情十有九悲》。

她在深夜哭得稀里哗啦——男女主明明青梅竹马,相互暗恋,但“男主角没有认出女主是小时候的她”。

“大结局女主生病死了,(两人)生了个女儿。”她为女主的牺牲与隐忍痛哭,同时也“有些搞不懂”,“因为女主家很有钱,但她竟隐藏身份跟男主在一起”。

从那以后,她一边质疑短剧夸张的人设与剧情,一边无可避免地深陷其中。正如一位博主“新疆茅姐”所分享的,她曾经也以为“短剧就是烂剧”,直到自己为此花了300多元后,她才理解:“短剧就像‘电信诈骗’,(不看的人)只是还没遇到一款适合你的骗局。”

妮妮则把原因归为自己太无聊了,“大废人一个”。她每天的生活陈旧又固定:准备一日三餐,接送10岁、8岁的两个娃上下学。

无所事事的时候,她“上一会儿网,随便刷刷又退出来”。

短剧在2023年突如其来地闯入妮妮的生活,接着,她“整天随时看”。明知道没有营养,她依然会像中弹一样,为刷短剧,尤其是有合眼缘的演员出演的短剧,熬夜至凌晨三四时。

“我是深渊里的小青蛙,跳都懒得跳一下。”对沉溺于短剧中的自己,妮妮这样自我评价。

02

逗猫棒的诱惑

妮妮的懒惰,某种程度上是短剧从业者操纵的结果。

只用了三年,短剧的概念已经发生了裂变。早期的短剧,主要是爱优腾等平台推出的10—15分钟网络剧。后来,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涌现了时长3分钟的短剧,2023年,小程序短剧以单集1分钟更爽、更快的方式脱颖而出。

知乎网文作者张琦告诉我她的发现,当下流行的短剧,许多都是由短篇网文转化而来,类型基本都是“古早文”。

所谓的“古早文”,即围绕“霸道总裁、小娇妻的虐文,狗血八点档”。她分析,这样的剧情适合拍成短剧,一是拍摄成本很低,二是“虽然土,但是上头”。

按照张琦的经验,霸道总裁等描述爱情的“古早文”,是网络文学发展了十几年的基本盘,这类网文有着最稳定的读者。

张琦的婆婆,就是赘婿文的多年爱好者。那些“换汤不换药”的剧情,却长期像磁铁一样,吸引着老人的时间。

这种痴迷从何而来,身为作者的张琦也“说不好、说不清”。

粉丝的偏好反映在大数据里,推动了消费市场形成,又倒推了短剧创作。

捧红了短剧演员孙樾、徐艺真的头部公司“原上慕光”的编剧刘宇阳介绍,短剧大体分为IP剧(买成熟IP拍摄的剧)和原创剧,但“不管是哪种,都会有业内对标项目”。

如此情形下,刘宇阳说,剧本不再是决定短剧表现的关键因素。“现在是综合因素:投流怎么样,拍得怎么样,演得怎么样,观众最近怎么样。”

投流,如今才是短剧圈玩转流量和注意力的最关键一环。“操盘手”有两种,一是视频剪辑师,二是投手。

剪辑师负责把几小时的短剧剪成“爽点满满”的各类片段。接着,投手在各平台买量,进行推广。重要的是,每个投手都有上千套方案,根据投资回报率随时调整。

有媒体做过一个形象比喻,这就像超市的试吃推销环节。剪辑师需要把“试吃品”进行切片;投手负责把它们带到路边,吸引人注意。这些环节重度依赖大数据,也是最占成本的环节。与传统影视不同,投流环节占短剧总成本的80%~90%。

一切变得像数学题般,短视频平台是出题者,投手与影视制作公司是解题者。所有的努力与组合,都是为了争取更多“欲罢不能”的粉丝,让数字最大化。

刘宇阳告诉我,受欢迎的短剧在过去半年已经“风水轮流转”,“这个阶段是甜宠,下个阶段是虐恋,再下阶段可能就是战神,它是不断循环的模式”。但短剧吸引人的核心一直没变——“爽”,爽得激起人的基本欲望。

“霸总只是载体,战神、王爷、首富都是载体,”他说,“当下很多人的生活并不如意。”

而节奏快、强调爽的短剧,就是一个负责生产幻象的泡泡机。

刘宇阳曾总结,男频短剧会迎合男性一夜暴富的幻想,或者是征服女性、赢得女性青睐的欲望;而在女频短剧里,一个现实中不存在的男主角,多金、专一、帅气、表面冷漠但是一定会“追妻火葬场”,很多女性需要这样一个“形而上的、抽象的人”。

把握了下沉市场的基本特征和情绪,刘宇阳说,你会发现,“这一代人的表面见识基本同频,臆想的世界大同小异”。

活在被数据操纵的时代,人会是像被逗猫棒逗的小猫一样吗?逗猫棒往左,猫往左跑,逗猫棒向上,猫立刻跳上去追。

此时,更上层的平台、算法、创作者,是否正在拿着逗猫棒,看着粉丝咯咯发笑?

03

失意人生

创作者的理解,构成了对短剧成瘾者的一部分解释。

人们渴望的亘古不变:事业、钱、爱情,都是有关命运的轮转与逆袭。

与一切欲望都能得到满足的短剧世界截然不同,对很多粉丝而言,人生总是有很多不如意。

“80后”妮妮,真的靠着网络文学与自知没有营养的短剧,活了十几年。她是网络文学的忠实粉丝。过去十几年间,她爱看的文学,从清代穿越文变成了重生文,后来是宫斗文,接着又迷恋现代言情小说。

她向我分享了三本最爱的小说:《拒嫁豪门少夫人》《恃宠》《誓不为妻》。

《拒嫁豪门少夫人》的开头这么写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不稀罕。有权有势,俊如神祇?她看不上。一年前毅然退婚,谁知竟再次落入魔掌。看着眼前男人妖孽的脸,白歌攥紧双拳,当年真是瞎了……”

《誓不为妻》的故事梗概也有些相似:三年前女主角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了小三,失去亲人、容貌、健康的身体。她誓言,要让渣男血债血偿……三年后,她华丽归来,变成了金牌分析师、楚氏投资CEO的合法妻子。

霸道总裁追妻,女性逆袭……这类情节陪伴了妮妮婚姻生活中数个失眠的深夜。这类喜好,她很少和丈夫述说。丈夫连电视剧都不爱看,更别提理解她的情感。

十多年的婚姻生活,最大的意义成了搭伙过日子。

“说来你可能不信,”妮妮说,“如果可以重来,我不会再结婚了。”

过去,她以为婚姻是一个女性最终的归宿,在该结婚的年纪进入婚姻,从来没想过可能的心理错位。

“我想要霸道总裁,但最后嫁了一个木头。”她自我剖析道。在虚拟世界见过那么多意乱情迷,妮妮不断感叹:“我从来没有那种好爱他,只想和那个人结婚的感觉。”

她渐渐得出结论,婚姻应该要追求“双向奔赴”,否则没有意义。

遗憾只能从虚拟世界中填补。在妮妮之后,我找到了好些相似的人——现实生活有缺口的人。

39岁的广西人李佳乐,是我在短剧演员马秋元的粉丝群里遇见的。马秋元有一双水灵大眼睛,因出演了咪蒙黑莲花而知名,被称为“短剧女王”,近半年,她已经主演了20多部短剧。

李佳乐是群里低调的铁粉,也是马秋元直播间的忠实粉丝。每次马秋元开短视频直播,李佳乐在场的时候都要送礼物,有时候是火箭,有时候是玫瑰花。

但在某次交流时,得知我正在吃麦当劳,李佳乐感叹:“吃麦当劳,有钱人。”

马秋元演的爱情短剧,李佳乐差不多每部都看了多次。他给我分享自己的B站收藏夹,里面基本全是马秋元的短剧。

他还利用了自己的特长。有两次,他分别花了5天时间,给马秋元画素描画。

李佳乐主动和我提起他那段历时两年半的失败婚姻。据他的回忆,前妻是他在32岁时,因为父母催婚催得急,匆忙在交友平台上谈的对象。

婚后,他才认清对方的品性:“脾气暴躁、有洁癖、说话泼辣,吃饭不许吃出声音,还借高利贷。”最后,因为对方网贷,两人离了婚。

他与妮妮发出了一样的感叹:“我当初就不该跟她结婚。”

04

完美世界

遗憾都是过去式了。年近四十,李佳乐的信条是,“过好自己”。

比起年轻时对事业的追求,对房子与车子的渴望,他现在不会想那么多了。他更愿意接触那些让他快乐,“让生活乐观”的事物。

三年前,他决定结束打工生涯,在南宁摆摊为行人画素描画。个体户的生意不好做,有时候等了一天都没卖出一幅画。但李佳乐还会乐观地表达:“努力了就有收货(获)。

反正,“我可不想在(再)帮人打工了”。

在过去15年的打工生涯里,他去过东莞,也到过浙江浦江县的化学工厂。后者是他认为最累的工作:每天穿着防护服,“晚上九点上班,白天六点下班”。最后,因为在外打工太累,他选择回到南宁。

在南宁的生活依然操劳。他干过网咖、金融业,又在房地产、信贷、pos机、安保等行业待过,“什么都做过”。最后,随着婚姻失败,事业也没起色,他终于决定放过自己,在虚拟的世界拥抱幻境。

在短剧与小说里,李佳乐寻找到了那个终极正确的世界。那里的女主角,“温柔和谐、甜美,又不爱发脾气”。男主角只要真心对她好,两人就会有长相厮守的结局。

“说白了,其实我就是不喜欢脾气暴躁有洁癖的女人。”李佳乐总结。

妮妮追求的也是这样的世界,一个建立在朴素善恶、因果报应之上,与残酷现实完全不一样的世界。在短剧里,多数坏人会受到严厉的惩罚,而好人结局美满。

躺在电动车上的陈强,也陷入这样的相信之中。至少在每个沉浸于短剧的凌晨,他相信并期待,穷小子终有逆袭、打脸反派、一呼百应的一天。

在那个充满希望的世界里,外卖员不用在潮湿的冬季、露天的广场等待订单。生命的巨轮会将超脱的好运、天才的技能一并赠与他,像礼物一样深藏在他的命运中。

只要有一天,礼物开启,命运翻转,他再也不用穿梭在见不到阳光的石牌村窄巷里,任车轮将井盖弄得吱呀作响,与顾客的送达时间赛跑。

(文中陈强、张琦为化名)

-END-


本文地址:https://www.24fa8.com/n107607c36.aspx,转载请注明24FA出处。
| lantu |
标签:
评论: 沉迷短剧的人 像掉进了杀猪盘 - 网民评论 全部评论 0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周热门
    • 今日热门

    首页 焦点(3454) 热点(2555) 新闻(12690) 国际(4963) 娱乐(4086) 视频(131) 综艺(1808) 影视(3371) 音乐(2082) 民生(3387) 行业(197) 财经(1440) 股票(343) 时装(9) 商机(19) 女性(411) 男士(75) 美容(43) 时尚(29) 珠宝(40) 饰品(25) 皮具(3) 品牌(12) 保健(58) 健康(269) 养生(104) 医学(325) 母婴(113) 亲子(56) 旅游(348) 购物(11) 美食(58) 创业(88) 社会(9525) 观点(992) 房产(1012) 汽车(224) 家居(21) 安防(40) 环保(57) 科技(603) 展会(4) 数码(201) 足球(217) 体育(962) 教育(1309) 高校(1550) 法制(1982) 军事(546) 游戏(235) 美女(17112) 欧美(32) 运营(18) 网络(398) 读书(294) 励志(177) 灵异(52) 奇闻(158) 趣闻(177) 历史(144) 人物(87) 星相(383) 艺术(46) 两性(75) 情感(151) 文学(300) 武林(261) 道教(61) 佛教(147) 广州(134) 地区(13)